幻体:续命游戏

科幻指数

导演:塔西姆·辛

主演: 瑞安·雷诺兹,马修·古迪,本·金斯利,娜塔丽·马丁内兹

时长:116分钟

年代:2016年5月12日(中国大陆)

剧情介绍:

       曾在纽约建筑界享有极高声誉的富豪马丁·戴米恩(本·金斯利饰),而今饱受癌症折磨,不得不面对即将在半年后去世的事实。除此之外,他与女儿克莱尔的关系始终处于冰封状态,这令他不仅慨叹金钱的无力。
       偶然情况下,马丁得知一家菲尼克斯生物科技公司可以使用最先进的蜕皮技术帮助他重获新生,简而言之就是将他的意识或者灵魂注入一具更加年轻健康的躯体内再生。经过慎重的考虑,马丁以爱德华·基德纳(瑞恩·雷诺兹饰)的身份复活。此后的一段时间里,爱德华尽情享受重返青春的乐趣。与此同时,这具陌生躯体背后所隐藏的秘密,则让他渐渐感到不安。

精彩影评

幻体:庄周梦蝶,安知他命

作者:邑人

 昔者庄周梦为蝴蝶,栩栩然蝴蝶也。自喻适志与!不知周也。俄然觉,则蘧蘧然周也。不知周之梦为蝴蝶与?蝴蝶之梦为周与?周与蝴蝶则必有分矣。此之谓物化。

 这是《庄子·齐物论》里的经典语录。这番话,历来有多种解释,仅从哲学的角度上看,庄子其实提出了人不可能确切地区分真实和虚幻这一重要命题,自我与非我交错出现,不知道哪一个是真的。西方哲学家笛卡尔在他的《形而上学的沉思》一书中,也提到:人通过意识感知世界,世界万物都是间接被感知的,因此外部世界有可能是真实的也有可能是虚假的。笛卡尔的观点被引为怀疑论者,不过他的确指出了人的意识不可靠,而不可靠的意识感受到世界也未必就是真的,好比意识出现模糊状态下的人,精神恍恍惚惚看到与想到的往往都是错的。犹如庄周与蝴蝶之间,自我与非我,真真假假,虚虚实实,不可确知。

《幻体:续命游戏》的原题就叫做“自我/非我”(self/less),翻译成现在的样子,把原题的神秘感给翻译掉了。当然,原题也有一点故弄玄虚,但无论如何比现在这个翻译逼格高多了。

 作为一部科幻片,《幻体》以批片的形式引进中国,其实还算是一个很不错的选择。比起尼古拉斯·凯奇与杰森·斯坦森的那些个乐色片子,《幻体》强太多了。中国的批片引进,前两年引进过《源代码》《永无止境》等科幻作品,体量不大,但品质都不错。那一阵子,恍惚还以为引进方的审美提高了,即便是批片,也有了点精挑细选的意思。但随后发生只是虚幻,接下来的几年里又是一拨接一波的垃圾批片被跟进来,让人好不气馁。《幻体》算得上延续了《源代码》《永无止境》的传统。作为一部科幻片,《幻体》还是可以看一看的。片子有料,可以引发一些启示与思考。

 这部电影的原题叫“自我/非我”,中文名叫“幻体”,两个意思加一起,基本上就把剧情给透了出来。原题讲个体意识的认知,在自我与非我之间徘徊,分不清自己是谁,也不知道自己意识到的孰真孰假。这个有些哲学的层面的意思了。而“幻体”则告诉观众自我与非我的错位,是通过身体的切换通过延续的游戏来完成的。一个身体,处于濒死状态,作为受体被植入了另外一个人的思想意识,以达到植入体生命的重新开始。但是,植入的新意识与躯体的上并未全死的原意识开始了斗争,两个意识之间陷入迷失,有时候会分不清自己究竟是谁,需要通过努力来寻找线索以看清楚自己究竟怎么了。这个过程中,两个意识在交织中,产生了一系列的故事。

 科幻总是被分为硬科幻与软科幻,《幻体》将一个预幻体的人的意识植入另一个鲜活的但冷冻了的人体内,这一设置看起来属于硬科幻的部分,而后植入的主体意识与受体的未能被彻底清除的原意识进行斗争的部分,又看起来像软科幻的成分。结果这种软硬交织的结果,发生了错误,导演塔西姆·辛把握的并不算太好,以至于显得有些拧巴,甚至呈现出一种不伦不类的感觉来。

 硬科幻的部分,事关意识的植入。前一段一条科技新闻成为热门话题,讲的就是换脑的事。意大利都灵高级神经调节学会外科医生卡纳维洛(Sergio Canavero)在2016年2月份的《国际外科神经学》期刊刊登了一篇综述目前脑移植技术的文章,称现在技术已可以实现“换头”,即把病人的头移植至新身体上,使其“重获新身”。而全球首例人类换身手术最快明年开始,主角是30岁的俄罗斯计算机工程师斯皮里多诺夫(Valery Spiridonov)(下图)。早在2013年,与卡纳维洛有着合作关系的哈尔滨医科大第二附属医院手显微外科中心主任任晓平就已经在哈医大进行了世界上首次脑部移植的老鼠实验,目前其实验室已计划进行脑部移植在猪、猴等灵长类动物身上的实验。这种前沿的科技,有成功实施的可能,《幻体》可谓走在了人类实验的前头。但是,塔西姆·辛却并没有在手术环境看起来像真的上面下太多功夫,电影实施更换意识的手术台,不过是现实中的CT机而已,连点高科技的范都没有,这种随意与草率,严重损毁了影片在硬科幻上的公信力,使得那个具有重大意义的换脑手术,看起来就像过家家一样的儿戏,一点也不让人感到信服。

 至于软科幻方面。有关自我与非我的讨论,实际上也没有走得太远。“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要到哪里去”这几个哲学的终极问题没有探讨多远 ,甚至都没怎么讨论就转化到伦理的话语上去了。一个病恹恹将死的老头,因为自己是企业家,因为自己有钱,就购买了一居自愿者的身体,好让自己的意识植入到对方的身体里去,从而让自己寄生在新的身体上继续活下去。但手术完成,老头开始新生的同时,也发现了原有意识也在努力苏醒。在老头经过一番调查之后,发现了躯体提供的自愿者背后悲惨的身世,于是又欣然决定做出牺牲,宁愿自己植入的意识死去,让受体的原有意识复活过来,以完成君子的成人之美。老头的思想挣扎,是要延续自己的意识,还是成全他人,这是一个事关你死我活的斗争。这种斗争,在塔西姆·辛的执导下,成为了一种伦理上的斗争,讲企业家与老兵之间究竟谁该活下去,在生命的意义以及家庭的意义上浅浅地探讨了一下,然后就结束了。这看起来既不科幻又不哲学。这也再次拉低这部科幻主题的电影的逼格,成为了狗血一样的认清自我并牺牲的故事。看起来老头人格很伟大,却又缺乏足够的铺垫,缺少转换的合理性。最终,《幻体》等于是虎头蛇尾,起了个高调,回了个低音,最后草草结尾,不了了之,并不让人信服,也没有做到感人。

 实际上,自从《盗梦空间》里虚虚实实的一番演绎之后,后继的《源代码》《月球》《禁闭岛》等同样讲述自我认知的影片,虽然都很精彩,但都没有完成对前者的超越,都是在原有轨迹的延长线的动作。而《幻体》作为后来者,要想有创新,必须做出更大的改编才行,但不幸的是,它甚至连《源代码》都没有超过。

《源代码》中,也是将一个的意识植入到另外一个人的意识之中,然后让新意识在旧意识中努力进行寻找真相。这部电影的聪明之处在于,它努力在软科幻中做出了探索,并将平行宇宙的概念进行很好的推演。而《幻体》实际上打着科幻的旗号,最终将落脚点落在了牺牲自我成就他人这样一个俗套的成长的故事上,因而整体格局就显得小了很多。

 不过,看多了国产垃圾片,偶尔来看看《幻体》,就会觉得还不错。包括我自己,在看的时候都有种挺爽的感觉。

 不得不提的是,《幻体》的摄影与画面感都是一流的,导演塔西姆·辛实在是个中高手。作为一名印度裔导演,塔西姆·辛的起点曾经非常不错,连续导出了《入侵脑细胞》《坠入》两部佳作,但随后的《惊天战神》《白雪公主之魔镜魔镜》就属于彻底的大烂片了,尽管视觉效果依然不错,其他方面就完全不值一提。《幻体》也没能回复到起点,但好歹也算挽回了一点声誉。作为一名曾经的一流广告片导演,塔西姆·辛对于色彩的调用实在是太强了。如果他把这一优势保持下去,并执导出几部名作,那么这位印度裔的导演有可能会成为新一代的宗师。可惜的是,目前为止他的电影故事信服度还不够,希望他能够拍出不休的作品来,好让他对色彩的把控有真正的用武之地。

 不过,对于影片主演瑞安·雷诺兹来说,这部作品也很可玩味。往好里说,他终于摆脱了《绿灯侠》《冥界警局》的恶评,还保持在一线制作之中,并为接下来的《死侍》做了蓄力的准备。然后终于在一年后凭后者一飞冲天,彻底洗刷掉了自己身上的霉气。不过要说不好的话,也必须有,作为“换体”题材,他一个人居然重复了三次,第一次是与杰森·贝特曼联合主演的《互换身体》,《幻体》是第二次,《超脑48小时》则是第三次。而且这个第二次与第三次看起来非常相像,不过是《幻体》中他是被换的一方,是受体的一方,到了《超脑48小时》中又变成了主题,成为需要植入别人体内的一方。无论如何,同一个类似的题材,这样再三玩来玩去,怎么都不是什么好事。只能说,那一阶段,他走的不顺,没有太多选择,只能如此接受找上门的生意吧。

 原文地址:http://i.mtime.com/691139/blog/7961058/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科幻邮差立场

个人影评

表情

友情提示

要登陆后才能进行评论!

提交评论

您的评分:

全部评论(0)

新华网股份有限公司四川分公司出品

科幻邮差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6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