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数派报告

科幻指数

导演:史蒂文·斯皮尔伯格

主演: 汤姆·克鲁斯,柯林·法瑞尔,萨曼莎·莫顿

时长:145分钟

年代:2002年6月21日(美国)

剧情介绍:

        随着科技的发展,人类利用具有感知未来的超能力人——“先知”,能侦查出人的犯罪企图,所以在罪犯犯罪之前,就已经被犯罪预防组织的警察逮捕并获刑。
        约翰就是犯罪预防组织的一个主管。在一次通过“先知”成功阻止了一起因外遇引起的双人命案之后,约翰隐约感到了这一套完美的预防犯罪系统中隐含的秘密——少数派报告。系统依赖三个“先知”一起判定某人是否有杀人企图。当出现分歧,按少数服从多数原则定案,但最后若少数一方正确的话,则会秘密保存一份少数派报告。
       约翰一觉醒来,突然发现自己已是昔日同事的抓捕对象。约翰唯一的出路就是找到能证明自己清白的那份少数派报告。

精彩影评

《少数派报告》:五十年后无悬案

作者:小破孩

《少数派报告》是一部不会侮辱诸位智商的惊险片,其精彩程度堪与《黑客帝国》媲美。跟《黑客帝国》一样,它具有优秀科幻片发人深思的特征,同时,它也是一部令人目不暇接的动作片,不停地刺激你的视听器官。因此,观看此片,请带上眼睛和耳朵,还有脑袋。

 2054年的华盛顿特区。科技的高度发达已经能使人预测暴力犯罪,从而防止它的发生。但是,6年没出过谋杀案的美国首都即将发生命案,而做案者正是打击预谋犯罪这个特殊部门的负责人约翰·安德顿。约翰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去杀一个素昧平生的人,他感觉遭人陷害,于是他需要一边逃亡,一边找出真相。

 那三个居住在水里、能预告未来犯罪事件的“特异功能”女子会不会出错?约翰到底36小时后会不会杀人?他那6年前被人绑架的儿子究竟是死是活?想置他于死地的人是谁?有何动机?这些问题都必须留待大家观看影片时去寻找答案,在此我们不能破坏影片的悬念和大家的兴致。

“古老”的故事、及时的寓意

 影片的故事框架来自疯狂作家菲利普·K·迪克1956年出版的一个短篇,其寓意简直像是为911后的美国人度身定作的,即“为了人身安全,你愿意放弃多少个人的自由和隐私?”在当今世界,为了乘坐飞机,我们可以接受搜身等检查;但乘坐地铁你愿不愿意接受身份核实?影片假设,50年后的华盛顿特区市民愿意接受无时无刻的身份检查,当然不是由活人来搜身,而是借助科技手段。

 该片最令人难忘的一场戏,是一群电子“老鼠”串入一栋破旧公寓,挨家挨户核实每个人的身份。主角躲在浴缸的水里,屏住呼吸;不幸,一个气泡从他鼻孔里冒出,一只即将离去的“老鼠”觉察到动静,便回头凝神聆听……在此之前,影片有一个“环顾”电子老鼠进入每家每户的“半圆周”镜头,其技巧之高超令人想起大师奥逊·威尔斯在《A Touch Of Evil》中的开场镜头。

 影片提出的另一个严肃命题:当你能预知即将发生什么事情时,你的行为是否会改变“命中注定”的结局?《时间机器》中对此的诠释是“没有影响”,时辰到了,该死还得死;《少数派报告》似乎持相反意见:由于警方的“先见之明”,尚未发生的命案才得以阻止。但是,这个立论反过来用到约翰身上,你可以推论出“预知导致犯罪”的结论——如果他什么都不知道,过着正常的日子,他怎么会在“规定”时间遭遇那个即将死于他手的人?说到底,人生之路是命中注定还是自由意志起作用?是人控制着命运,还是命运摆布着人?恕我此处不再深入讨论这个议题,否则看电影会变成啃尼采、叔本华。

 另一个牵涉到法律的问题也很重要:如果“凶手”尚未犯罪,甚至还没有想到要去犯罪,那么,他岂不是无辜者?按照现行的美国法律,有犯罪动机或犯罪思想都不能算犯罪,只有付诸行动时才跨越合法和非法的界线。

 Style:工匠和艺术家的分水岭

 如果《少数派报告》是一部纯粹的动作片,它的成就不亚于《法柜奇兵》或《亡命天涯》。几场追杀戏设计得很有节奏感,而且不乏新意,即便是“炒冷饭”,如空中追车那场,在《第五元素》和《星战前传II》中均露过脸,但斯氏的处理更具想象力,同时更自然。显然,斯皮尔伯格拍摄本片得到了缪斯女神的眷顾,而一位影人有没有创作灵感,我们即使无法说出所以然,但完全可以意会。主角的几场逃亡戏虽然刺激,但笔者最喜欢的却是“女巫”帮助他在商场躲避追兵的那场戏,细节之巧妙令人叫绝。

 我把那个有特异功能的pre-cog称作“女巫”,因为她使我想起莎士比亚悲剧《麦克白》开场的那三个女巫,她们也能准确地预测主人公的未来命运。跟别的斯氏作品一样,该片有许多向前辈致敬、出处可寻的戏剧元素,但这跟抄袭有本质的区别。《少数派报告》的新意并不表现在某个场景匠心独具,而是它对新旧元素的融合。比如,开发人类的预知潜能似乎是新发明,但三个pre-cogs女郎躺在水底的样子又很原始;放映未来形象的设备很先进,但显示结果的机器却像是产自19世纪,而那个刻着未来罪犯姓名的装置左看右看都像是桌球。男主角春风得意时,他查看全息电脑如同指挥交响乐,而背景上配的正是古典音乐;而他逃亡过程中,音乐更多是极富现代色彩的约翰·威廉斯之作(电子老鼠那段堪称经典)。

 这种未来和过去的撞击集中体现在影片的黑色风格上。所谓“黑色”,是指好莱坞三四十年代的黑色警匪片,即“film noir”,不同于常说的“黑色幽默”。这种风格在人物塑造、场景描绘,尤其是灯光和构图方面有一种神秘感,比如本片的摄影偏冷色,而且画面的颗粒感很强,跟言情片中鲜艳和细腻的效果截然相反。斯皮尔伯格对黑色片心仪已久,但他的电影世界一向太光明,即便是《辛德勒的名单》仍有一股正气,但最近两部科幻片却明显把他推向“黑暗”的一面。电影界称作的“黑暗”(dark),绝没有贬义,而往往是指题材凝重、风格压抑、具悲观思想、有厚实的文化积淀。

《少数派报告》的每一个环节都让人击节赞叹,演员的表演也不例外。斯氏的选角可谓十全十美,每个小角色都发光发热,柯林·法瑞尔大有抢布拉德·彼特饭碗之势,而靓汤更是找到了一个全面开花的机会。当然,他不会捧回小金人,但这个角色的确使他的魅力和潜能得到充分发挥。

《少数派报告》绝对是暑期片的佼佼者,但笔者并不认为它可以跻身斯氏三大杰作之列。它能开启脑筋,但却没有洗涤灵魂,也许这是黑色片或动作片无法承载的功能。

 高人指点,技术“领先”

《少数派报告》的技术含量非常高,对科幻或科技感兴趣的观众对里面的场景细节可以反复咀嚼,若仍觉不够尽心的话,可以上网跟别的科幻迷继续商讨。

 影片在这方面所下的功夫和取得的成绩超过了1982年的《银翼杀手》(改编自同一个原作者的另一篇小说),原因是斯皮尔伯格请来了当今顶尖的未来学家,其中包括科学家、哲学家和艺术家,把他们召在一起“脑力激荡”,戏称“智囊团高峰会”。他们的“蓝图”在美工和导演的指导下,创造出一个依稀可辨、但开启眼界的未来世界。

 举例如下:第一,未来的电脑界面如同全息摄影,使用者像指挥音乐那样在空气中“指手画脚”,各种信息便呈现在眼前;第二,瞳孔将是识别每个人的“身份证”,不管是进入公共场所还是上班都少不了它;第三,广告彻底实现了个性化,你所到之处,专门针对你的广告就作为虚拟现实出现在眼前,它了解你的消费习惯和个人品味;第四,报纸杂志就像现在的网站,内容不断滚动更新;第五,汽车要比现在的小,而且能利用磁浮原理上下行驶;第六,植物能像宠物一样逗主人玩;第七,警察用的报话机将演变为比眼镜稍远一点、能放映实时画面的透明薄片;第八,可以助你飞翔的肩背式助飞器犹如现在的滑板……

 原文地址:http://i.mtime.com/chuchu/blog/296550/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科幻邮差立场

个人影评

表情

友情提示

要登陆后才能进行评论!

提交评论

您的评分:

全部评论(0)

新华网股份有限公司四川分公司出品

科幻邮差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6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