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尔伐城

科幻指数

导演:让-吕克·戈达尔

主演: 埃迪·康斯坦丁,安娜·卡里娜,Akim Tamiroff,让-皮埃尔·利奥德

时长:99分钟

年代:1965年5月5日

剧情介绍:

       阿尔伐城,是一座以“沉默,逻辑,安全,谨慎”为生活坐标的未来城市,人们表情木讷,生活思维受到严格控制,所谓人早已被称为“阿尔伐60”的超脑计算机完全统治。而这一切的设计者是被从纽约流放的万布翰(Von Braun)博士。来自另外世界的化名为约翰的密探(原名为:Lemmy Caution,也正是本片部分的名字)开始了对阿尔伐城的探索,他的主要目的是将流放在此的布翰博士带回自己的世界,其次是联系他的前任密探。
       在探访的过程中,他结识了万布翰博士的女儿娜达莎,在和娜达莎交往的过程中,约翰渐渐爱上了她。在娜达莎的带领下,约翰了解到这几乎是一座“死城”,人不能有爱欲,不能流泪,不能悲伤,不懂得感情,甚至没有创造力,一切都遵循这计算机所谓的“逻辑”,若有违反者,都会被枪决。约翰开始思索,开始悲悯这座城市里的人,当然他最怜爱的人是娜达莎,于是他教娜达莎阅读已经消失在阿尔伐城里的诗歌,他告诉娜达莎什么是情感、流泪、悲伤。
       可是娜达莎仍然没有能够完全摆脱“阿尔伐60”的控制,约翰被逮捕了,又一次的被超脑计算机审讯,结果是死刑。约翰决定开始逃跑,他找到了万布翰博士,期待能够说服博士和他一起回到自己的世界,但博士仍然拒绝,并开始着手摧毁外界世界,最后约翰举起了手枪,阿尔伐城将从博士的死亡中开始解脱,而第一个被约翰解救的则是他心仪很久了的娜达莎……

精彩影评

科幻的新浪潮——阿尔伐城

作者:本元hermes

 我从来不怕将受我自己尊重的人毫无保留的吹捧,因为即使这样也毕竟是茫茫信息中的一个分子罢了,成为不了大多数的意思。而我吹捧的人当中,戈达尔似乎是最实用的一个,因为我们可以从他的作品中看到今天的电影实际上缺少什么,又实际上多余了什么。纵使我谈不出手册派与左岸派的区别,甚至连风格内部的差异都知之甚少,但是倘若问戈氏电影的乐趣,我便回答说是“气质”。包括一切电影在内,倘若愿意为人所推重,便要有它自己独特的气质,而戈达尔则将他的作品至于一种直爽的非控诉式陈述,在适合的底线下探究他自己所理解的革命,即革命气质。不论《阿尔伐城》、《中国姑娘》还是《筋疲力尽》我们都会体验到到一种发于自性的热情,当然依旧有人说无聊或者晦涩,也只能说是不同人的世界的不同了,况且隔绝人心的恰恰就是这些词语的暗示。对于影评来说,我找不到任何一种我能想到的最直接的方式打破套路,因为就在我们言语的过程中,套路就已经形成了,在才德尚浅的年纪里,我也只好如此烂俗的高攀伟大时代的影子了,纵使连我都觉得这些言语没有任何实际的效用,对我个人来讲却总好过一字不说罢了。

 伟大的电影无非带有这三种特质或其二:性、社会控诉、语言创意。而这三者中,我总觉得社会控诉永远是最重要的元素,倘若剧本离开或有意回避了这种政治意味的揭露,那么即使是用最美的构图和最炫的运动来堆砌,依旧逃避不了它作为失败品的事实。为实现控诉而存在的,这是戈达尔作品普遍的存在理由,然而在《阿尔伐城》这样的剧情片中,我们看不到露骨的讽刺或直接对于现政治的描述,而是将大量的带有哲学意义的旁白和自白,填充到电影的每一个角落。这也正是我以实用性推重戈达尔的原因。整部影片我们总能听到与电影情节进程本身刻意脱节的旁白,当然更令人着迷的是戈达尔自己所创造的镜头语言——通过音画分离,在角色对白的时候,语音经常发生在他未张口的时刻,从而令人感觉是在对话与思考的边缘。而对于声音的运用大多是刻意的去诵读某种哲学问题或者定理,使大多数的受众感到深奥和不可解,实际上在细节中,导演并没有想要让人们读懂什么,只要在整体上令人感到一种类似颠覆性的冲击力,就已经达到目的了。

 在《阿尔伐城》中,这种不为人知的细节似乎更加重了,作为科幻电影来说,戈达尔仅仅是通过大批量的特写和频繁的剪辑来实现某种刻意强调的神秘感,而在场景铺设上几乎是没有,我们只能从人物的语言中找到类似的信息作为构架元社会的蛛丝马迹。同时期的幻想社会的科幻形式,似乎在集体嘲笑好莱坞的技术类科幻电影,今天我们再回看60年代的科幻电影,我们总会觉得这种嘲笑是一种真理——纯特效技术的演进已经让我们觉得那个年代的美式科幻是如此的失真和幼稚,而新浪潮电影依旧如它所出现时代的那样,优质。同特吕弗的《华氏451》一样,戈达尔这唯一的科幻电影总能让人找到永久性的镜头美学,在戈达尔一贯的将纵深隐去的镜头表现里,电影中被定义的实验研究所更像是一种可拆写的语句,应用于任何的情景之下都不为过。(此处删去91字)电影中刻意的阴暗的灯光效果形成的高对比度,实际上也是在搜寻一种能与黑色电影相契合的部分,至少我们可以发现《阿尔伐城》有类黑色电影的倾向,而黑色电影归根到底却是普遍的对表层社会的不满。

 和《1984》中的“老大哥”不同,戈达尔大量的依靠对灯光、幻灯和人脸的特写,表现集权或其他的权威的威慑力度,影片中沙哑的旁白——也是自动控制的声音,就是虚构的攻击对象。角色之间除了关于情感的对话之外,所有的行为都是异常的荒诞,比如主角在结尾营救女人时,开枪射杀的人倒地的姿态以及流血的方式,是绝对违反逼真性的,然而从另一方面讲,哲学意味之下倘若过于逼真的表现细节,反而会成为败笔。而戈达尔将被击伤的人的面部特写同其他物的特写共同陈列在电影中,实际上也是为了表达某种现实主义目的,只不过对于墙外人来说没有这种意义罢了,然而电影最终目的不是导演的解释,而是我们看到的是什么,它就是什么。

 原文地址:http://i.mtime.com/hermes0629/blog/7272129/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科幻邮差立场

个人影评

表情

友情提示

要登陆后才能进行评论!

提交评论

您的评分:

全部评论(0)

新华网股份有限公司四川分公司出品

科幻邮差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6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