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日边缘

科幻指数

导演:道格·里曼

主演: 汤姆·克鲁斯,艾米莉·布朗特,布莱丹·格里森,比尔·帕克斯顿,诺亚·泰勒

时长:113分钟

年代:2014-6-6

剧情介绍:

影片描述了一场与外星人的战争,主人公凯奇从未接受过军事训练,却被派到前线作战,这无疑是一场自杀行动。就在他频死的那一刻,他意外地获得穿越时空的能力,能够让他不断地重复生死轮回,一次次重新回到战场。而每经历一次死亡,凯奇的战斗力就增强一分……

精彩影评

在意义的边缘俯望存在——《明日边缘》的精神此方

作者:时光网用户-空语因明

《明日边缘》作为科幻片只是被置换了宏语境的事件讲述。相比于可置换的语境,那不可置换者,它的故事核心也就可能具有超越时空的意义,这样的意义理所当然归向存在自身。

【意义之死】

《明日边缘》的故事基本是这样的,外星文明入侵地球,人类组织武装进行抗拒。作为军事演说家的男主角基本上就是用“人民群众创造历史”之类的说辞鼓励人们参军作战,成为英雄般的人物。但他自己却对那种豪情壮语持有怀疑态度,毕竟他不像美国队长那样具有超凡体力,且个人生命只有一次,创造历史不成就是找死。为了人类安危而创造历史的指挥官对男主角这种懦弱行为深恶痛绝,直接把他扔到了战场上去当炮灰。作为主角,他的好运几乎是必然的。在临死关头,他沾上了外星文明进行时空循环的关键物质,从而具有了参与重启时间的能力。一旦他死掉,就会触发外星文明的重启时空装置,时空就会倒流到他活着的某一阶段。这样,那场战役对他而言就成了游戏般的过程,他可以在每次死亡中获得游戏经验,从而不断进化,以至完成游戏目标,最中实现历史性任务。

若不是一个偶然的转折,这样的故事本要呈现的是意义之死:赴死的既是无可奈何之个人,也是难以抵抗外星文明的整个人类。在战争面前,平和社会时期中的价值规划让位给了明确的强力意志与自然选择,那些道德粉饰而成的善意成为虚妄,群体整个地疯狂起来。在战争中被消灭的一方,会连带其价值规划或意义一起消失。意义之所以会死,根本上只是由于存在是一次性的。

【重演:拯救意义】

那个偶然的转折即主角获得了参与“重演”的身份。“重演”克服“一次性”,“重演”的观念中所凝聚的是历史与游戏的内在一致性。

“重演”呈现为游戏属性。游戏在本质上是可重演的历程:游戏中的每次经历过程,都可以重新展开。游戏并非关乎不严肃的同义反复,而是内置了模仿意志那样的严肃或必然性。每一次游戏过程可以重演,从而保证游戏意志的实现。游戏意志不仅是强力意志,而且是强力意志中更加顽固的表现。参与者在反复重演的历程中更加贴切地体验到其中的必然性,这种必然性和历史规律是几乎等同的。游戏冲动内在地即是成为历史的冲动。

“重演”呈现为历史属性。“一切历史都是思想史”,它是过去发生的事件在心灵中的重演,且通过重演,心灵在历史思维中与存在达到同一。个别的具体事件是必死的,而历史的必要性在于体察生命。若心灵不具有超越具体事件的可能,那么心灵会成为一次性的,虚妄的,也不可能获得所谓的历史规律,不会形成什么历史意识。在重演中,心灵领会历史意志,为历程中的每个必要节点赋予意义。这样,历程中的消极面:残酷,腐朽,失败,在历史意志的实现中获得意义。若非重演,那么单纯的事件只能被当作死物,等待荒谬的漠然。

“重演”拯救了意义。

在影片《明日边缘》中,男主角的每一次死亡都因“重演”而获得意义,成为下一次复活的经验。通过“重演”,每个看起来似乎偶然的个别事件都被他的思维所领会,该避免的避免,该利用的利用,从而逐渐强化他的游戏意志的可实现程度。在这种“重演”中,游戏式进阶的前提是,他的心灵是超越个别事件而存在的,或者说,心灵超越物质性身体而存在。如果每次时空重启,他的心灵都和身体那样焕然一新,那么他不会具有什么“历史意识”,因而也就不会不断克服偶然性,通达必然性,实现游戏意志和历史意志。最终,“重演”的结果是,那段拯救意义的“历史”成为他的思想史。

【偶然:意义之幽】

对于个体而言,“重演”所拯救的意义是不可期待的。相比“重演”所需要的超越性而言,个体所具有的,或时代中群体所具有的往往只是局限性。“重演”不属于被历史抛弃的人,只属于非常有限的“现在”。

《明日边缘》中对个人与人类意义的拯救,依赖的是微乎其微的偶然。试想,如果男主角没有在偶然中沾染那种关键的外星物质,不由此嵌入到外星文明的计划中,那么等待人类的只是灭绝。这部影片在所呈现的英雄主义或自恋主义的历程背后,所沉默的是对待拯救意义的近乎绝望的态度。这种态度大概也是该影片被观看的必要心理前提:观众需要通过这样的影片忘记偶然性对存在及其意义的冲击,忘记荒谬带来的不确定感。

若无“重演”,存在会怎样?意义可否降临?

“我们经历着生活中突然降临的一切,毫无防备,就像演员进入初排。如果生活中的第一次彩排便是生活本身,那生活有什么价值呢?”

这个广为流传的问题标明着一种担忧,不是对人作为自然存在的担忧,而是作为意义存在的担忧。它使人疑虑的不是,自我作为身体是否存在,而是自我作为精神是否具有意义。偶然与重演正是这种问题的答案。

偶然性会嘲笑生命的冲动,会讽刺精神的自以为是,会赞颂伟大的骗术与阴谋。

偶然性并非剧本的虚无,而是一切剧本的源泉…

原文地址:http://i.mtime.com/notime/blog/7790345/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科幻邮差立场


个人影评

表情

友情提示

要登陆后才能进行评论!

提交评论

您的评分:

全部评论(0)

新华网股份有限公司四川分公司出品

科幻邮差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6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