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球大战前传2:克隆人的进攻

科幻指数

导演:乔治·卢卡斯

主演: 伊万·迈克格雷戈,娜塔莉·波特曼,海登·克里斯滕森

时长:142分钟

年代:2002年5月16日(美国)

剧情介绍:

 银河共和国陷入动荡,数千个星系表达了他们想脱离共和国的意向。人数不多的绝地武士团已难以维持共和国的和平与秩序。这场分离主义运动的领导人是神秘的杜库伯爵。杜库是前绝地大师,脱离绝地武士团后,成为“失落的二十人”之一。
       前纳布星球女王帕德梅·阿米达拉议员准备去银河议会参加建军法案的投票,但刚抵达科洛桑星球,她的星际飞船就发生了爆炸,差点置其于死地。接着,阿纳金·天行者和欧比旺·克诺比又挫败了第二起针对她的暗杀事件。为了阿米达拉的安全着想,天行者护送她返回纳布,两人坠入爱河。而克诺比则根据杀手留下的蛛丝马迹来到卡米诺星系。在那里,他发现克隆专家——表面上根据与共和国的合同——在最近十年内培育了一支军队,其基因模板来自赏金猎人詹戈·费特。
       把这一惊人发现报告绝地委员会后,克诺比尾随费特至吉奥诺西斯星系。在吉奥诺西斯星球的巢穴工厂里,他获悉真相:费特接受了为杜库效力的合同,吉奥诺西斯人生产了数以百万计的战斗机器人,杜库说服各企业出资人签字成为独立星系邦联的正式成员。克诺比把情况报告共和国后,被杜库的机器人俘虏。
由于预见到母亲的痛苦,天行者回到塔图因星球。可是,他没能阻止塔斯肯袭击者将其母亲折磨致死。他和阿米达拉前往吉奥诺西斯援助克诺比,却不幸被俘。克诺比、天行者和阿米达拉被判处死刑。吉奥诺西斯人把他们押入行刑角斗场,让野兽的尖牙利爪来处决他们。
       共和国增援部队使这一切转危为安。绝地大师梅斯·温杜率领两百余名绝地对抗杜库的军队,他本人在战场上将费特斩首。绝地大师尤达很快从卡米诺带来二十多万名克隆人士兵。这支仓促组建的大共和国军(Grand Army of the Republic)经受住了吉奥诺西斯战役的战火考验。克隆人战争由此爆发,绝地大师(Jedi master)以将军的身份加入共和国武装力量,指挥克隆人军队。时任最高议长的希夫·帕尔帕廷在首都科洛桑检阅了这支初次经历战火洗礼的军队,满载着克隆士兵们的欢呼者强袭登陆舰群随即驶向太空深处……
       阿纳金和帕德梅在纳布秘密结婚。

精彩影评

星战2:宿命的悲剧与情感的苍白

作者:小破孩

《星战》系列最成功的地方,还是塑造了这样一个最迷人的大魔头达斯维德。机械人式冷酷慑人的头盔、密不通风的黑袍、黑色斗蓬更添威武气势、厚重而规律的喘息声紧逼人心、磁性失真的嗓音造成神秘感,更别说每次一出场就响起那代表黑暗势力的进行曲。但随着路克与达斯维德的对抗,星战迷也和路克一起发现,雄伟的服装里面其实是个半人半机械的糟老头,头盔是他的维生器。当初只不过受了黑暗原力的引诱,误入歧途却陷入不可自拔的局面,成为黑武士必须泯灭多少的良心。

 所以听说卢卡斯要回头拍摄前三部曲,星战迷心中的兴奋真是不可扼抑,因为前三部曲的主题就是要回头解开这个所有星战迷都好奇的谜:原本是绝地武士中的英雄,如何一步一步地堕入黑暗的深渊,最后成为后三部曲的大反派。

 也因此拍摄前三部曲,卢卡斯的压力理应比以前更大许多。除了开发新的星战迷,他要如何满足埋藏在旧星战迷心中二十年的疑问。以宿命的主题来看,前三部曲更是一个大家都知道结局的故事,悲剧的不可逆性更应比后三部曲绵密。再加上当年沉迷于星战世界的孩子或少年已经长大了,观影经验及人生历练都更丰富了,由此可见星战迷对于前三部曲过多的期望。而爱之深责之切的心理,比起那些有先入为主的观念而不屑于星战前三部曲的专业影评人,星战迷往往才能看出个中兴味而提出深入的针砭。

 首部曲坦白说是让人失望的,卢卡斯暴露了他自己乃至于大多数好莱坞大片的共同缺点:当他把所有心力都花在建构一个比后三部曲更华丽更现代化的星战世界时,“人”乃至于情节的重要性就被忽略。星战世界的每一视觉元素拥有自己的特色一向是其魅力所在,但若这些视觉元素的地位竟与人物角色并驾齐驱的时候,问题就产生了,即使靠着专业演员也难以弥补。而星战迷只好自我安慰首部曲不过是“人物介绍”,真正的故事还在二、三集。

《复制人全面进攻》(Attack of the Clones)的设定是在首部曲后十年,欧比王与安那金(Anakin Skywalker)这对师徒的登场,轻易地就可看出主角安那金的危机。对于一个天赋异秉却又桀傲不驯的人来说,青春期是最危险的关卡。企图证明自己与不知天高地厚的心态控制了这一类天才的行为模式,如果没有在才能与心智更高一等的长者,收服其心性,他就会像《卧虎藏龙》中的玉娇龙一样,看不到天的尽头,一片茫然却只有硬着头皮凭着自己的天分往前闯。

 显然欧比王并不能扮演这样的角色,毕竟欧比王才比安那金大了二十岁,当一个父亲还太年轻,何况这个师父还得不时靠徒弟拯救。欧比王尚未成为独当一面的绝地大师Jedi Master,行事风格仍然有其局限性,也不知道该如何处理青春期少年的情绪。所以只见这对师徒不断地拌嘴顶撞,从安那金踏入绝地路程的第一天就与欧比王朝夕相处,他们看来更像一对大小朋友。

 之后如同后三部曲的剧情走向(严格说是呼应第二部《帝国大反击》The Empire Strikes Back),叙事分为两条线。安那金这条线带出的是一段爱情故事。在保护同为豆蔻年华的那卜星Naboo参议员艾米达拉Amidala,两人坠入情网。绝地武士戒绝爱情,但少年安那金情不自禁,这场禁忌之爱将会是安那金投往黑暗原力的主要原因。而这段爱情较深的一层还是天才少年被赋予过多的责任与期望,心中的脆弱与挣扎。安那金在预言中将为原力带来平衡,艾米达拉背负全星球代言政治的艰巨任务,在他们理当不成熟的年纪,就必须担当重责大任,两人都必须以理性封闭感情。

 所以两人在被送往竞技场前释放彼此的感情,是较让我动容的一刻。当两人都决定要扼抑爱恋的时候,却因将要濒临死亡,绝望之余自然会抛开理性,但最后死里逃生,已经打开的潘朵拉盒怎么来得及关闭?如果没有这场危机,也许就没有之后的爱情,更没有以后的达斯维德。这一切难道不是宿命的决定?

 而安那金回到塔图音的情节,虽然像是硬插进去,却也是不容忽略的段落。安那金与瓦头Watto的重逢有今是昨非之感叹。重点更在于安那金母亲的死亡,安那金第一次发现,自己的原力再强大,绝地天分再高,都无法拯救自己的母亲。安那金终于体认自我能力的局限,却是在如此悲愤而无助的状况。原本用来维持正义的原力,被安那金当作报复的工具而杀光塔斯肯,这种痛苦愤怒的情绪几已达到原力黑暗面的临界点了。

 因此检视“宿命”的命题,卢卡斯确实达到了应有的强度。从安那金鲜明的个性,到他所遭遇的困境,所要面对的挣扎,无一不是归于宿命的掌握(当然也可以说全都是卢卡斯的安排)。这些磨难其实也正是人世间常遇到的课题:成长、爱情、亲人的死亡,只不过安那金必须在短时间内接连受到这些冲击,而他没有朋友,只有不断指责他的老师,他注定要孤独地面对这一切。

 欧比王的冒险则是带出“宿命”的另一层面:星际共和Galactic Republic旧秩序的逐渐崩解。当民主体制的效能不彰,人民期望一个办事更有效率的政府,自愿放弃某些人民的权利,威权乃至于独裁政权于焉产生,这是古今中外历史不变的铁律。希特勒及纳粹的兴起,不是德国人自己投票产生的吗?甚而独裁者控制资讯使人民盲从,进而煽动民粹达到巩固自我权利的目的,绝对是历史进程的悲哀。

 卢卡斯便让我们见证了这样悲哀的进程。欧比王发现早在十年前就有人冒绝地议会之名秘密建造复制人大军,这个阴谋又与杜酷伯爵Count Dooku秘密结合分离势力企图独立于共和的行动有关。为了要阻止分离势力,共和议会只有决议赋予议长帕斐汀Palpatine绝对的权力,即是加强星际共和的军备;尤达率领的绝地议会虽然目睹了局势的沉沦,却一点办法也没有。除了尤达,剧中人只看到分离势力猖獗及共和议会不得不然的必要之恶,影迷们却了然于心其实两者都在黑暗势力西斯The Sith的笼罩,而一切阴谋都指向议长帕斐汀。

 在《复制人的进攻》中,卢卡斯真的讲了一个极为精彩的故事,关于安那金的堕落,关于旧秩序的颓圮,一起包裹在同一个阴影底下。这个阴影是西斯伸出的魔爪,更是命运注定的走向。卢卡斯真的能够紧紧扣住“宿命”这个贯穿《星球大战》的要素。甚至连赏金猎人Bounty Hunter这个重要的配角,也摆脱不了宿命的玩弄:让小波巴费特Boba Fett亲眼目睹父亲强格费特Jango Fett惨遭杀害,心中的烙印使波巴费特在后三部曲也继承父业,成为和父亲一样装扮一样厉害的赏金猎人。

 而且更精彩的是,卢卡斯开始将一些场面调度的元素与后三部曲作连结,既满足星战迷的怀旧心情,更加深前因后果的必然性。如欧比王的星战舰Jedi starfighter的形状酷似帝国军的帝国级灭星者战舰Imperial Star Destroyer、复制人全身盔甲的造型让人想起帝国军队,塔图音也真正拍出应有的苍茫荒芜,更别忘了死星Death Star的雏型。最令人惊喜的是配乐的成功,从带着淡淡哀伤的爱情主题,到引用首部曲命运决战主题,最后的达斯维德主题,熟悉的旋律一层一层宣示安那金的宿命。

 然而,一个会说故事的人并不保证就是一个好的导演!《复制人的进攻》最大的问题与《哈利·波特》(Harry Potter)类似,片长已经超过2小时,仍有太多故事要讲,只好掐头去尾,使得段落纯粹只有交代剧情的功用,草草结束就跳到下一段。生硬的镜头语言,段落间的连结不够顺畅,没有余裕去深耕其中的情绪与内涵。其实仍是那个老问题,当“人”也只不过是星战世界的其中一个元素而不是主角时,似乎也就失去了电影除了说故事以外的价值。而这个问题便反映在演员的演技与对白上面。

 并不是说演员的演技差,只是再资深的演员,绝大部分的演出都是对着蓝幕想像情境而做出表情,的确也是演技的一大考验。如果与空气对戏都能和与人对戏同样激荡出炉火纯青的演出,那真的应该得到奖项的肯定。这种先天上的缺憾,卢卡斯很精明地利用选角以及华丽的服装企图补救。海登·克里斯坦森(Hayden Christensen)那种带有邪气,融合纯真与轻佻的长相,尽管演技见仁见智,先天上诠释安那金的性格特质便极具说服力。有趣的是,卢卡斯在前三部曲大量启用英国演员,从伊万·麦奎格(Ewan McGregor)、克里斯多弗·李(Christopher Lee)、伊恩·麦可达米(Ian McDiarmid)乃至首部曲连恩·尼森(Liam Neeson),其原因颇耐人寻味。

 而对白的贫瘠,更是令我相当无奈。安那金与欧比王之间好像除了斗嘴,就没别的话可以讲了,如果不是安那金三次提醒,我实在很难看出他把欧比王当父亲一样看待。纵然两人之间有些可贵的小默契,要表达双方的冲突与互信应该有更有效的方式。安那金与艾米达拉在那卜星球萌芽的恋情,是我最感不耐之处。景色再壮观再赏心悦目,仍然是电脑画出来的,无法补救这段爱情的空洞。在那卜星球的每一个段落都“功能性”十足,安那金与艾米达拉之间的对话,就只是为了达到这个“功能”,爱情应有的浪漫消磨在陈腔滥调的对话及公式化的剧情走向。

 问题在于,卢卡斯清楚的表示了这两段感情对安那金及整个故事的重要性,然而他不知道如何营造这种情感的氛围,导致缺乏说服力。对于角色性格及情感的复杂度,卢卡斯的手段还有待加强。

因此就前二部曲这样看下来,其实卢卡斯对情节布局的能力及对情感掌握的局限都昭然若揭,也不难料想第三集会是什么样的相貌。星战迷当然还是充满期待,毕竟第三集应该是最黑暗而沉重的一集,所有的悲剧将到达最后的阶段,所有的问题即将获得解答,星战迷已经准备好抱着悲怆的心情进电影院,等着卢卡斯如何完成这个不朽史诗的终点。至于能看到什么,看不到什么,也已了然于心了。

 原文地址:http://i.mtime.com/chuchu/blog/295281/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科幻邮差立场

个人影评

表情

友情提示

要登陆后才能进行评论!

提交评论

您的评分:

全部评论(0)

新华网股份有限公司四川分公司出品

科幻邮差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6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