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球

科幻指数

导演:邓肯·琼斯

主演: 山姆·洛克威尔,凯文·史派西,罗宾·查克,卡雅·斯考达里奥,马特·贝里

时长:97分钟

年代:2009年1月23日(美国)

剧情介绍:

 不远的未来,宇航员Sam Bell(山姆・洛克威尔饰)已经在距离地球很遥远的月球上生活了近3年的时间了,即将完成与月亮重工业公司所签订的一份为期3年的雇佣合同,而他需要做的工作就是,在月球的地表开采月壤中的原始能源——氦-3。
       对于Sam来说,他所从事的是一份异常孤独的工作,因为用来通讯的人造卫星坏掉好久了,使得他无法和任何人取得联系,过于寂静的环境只会让时间更加地难熬,而反复播放录音带里的声音信息,就成了Sam在这个孤离的世界中惟一的慰藉。
       谢天谢地的是,距离Sam离开月球返回家园的时间越来越接近了,再撑上短短几周的时间,他就能够和妻子Tess(多米尼克・麦克艾利戈特饰)以及女儿Eve(卡雅・斯考达里奥饰)团聚了。最终,Sam知道自己势必会离开“萨朗”这个被隔离起来的孤独的世界——那是人类在月球建立的基地,是这3年来被Sam称之为家的栖息之所,而他也终于能够和除了”柯里“(凯文・史派西配音)以外的人说话了,”柯里“是基地里的智能计算机。
       可是,就在这个当口,Sam的健康状况却突然开始恶化,持续的头疼伴随着幻觉,令他没办法将注意力集中,结果导致了一场几乎要了他的性命的意外事故,他驾驶的月球车行驶在每天必经的轨道上,竟然出车祸了。当Sam回到基地等待康复的时,对于自己是怎么回到这里的,他已经完全没有记忆了,Sam突然发现基地出现了除他之外的人类,那是一个更加年轻也更狂躁的自己,他宣称自己刚刚签了一份历时3年的工作合同,来月球进行采矿工作。
       这个早期的自己的克隆版本的出现,对Sam随心所欲的生活和工作状态确实产生了很大程度上的限制,可这同时也意味着他身边多了一个”后勤人员“,帮助他一起整理基地,让所有的一切都回到有秩序的正轨当中。Sam争分夺秒地利用所剩不多的有限时间,尝试着理清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以及公司不可告人的秘密。

精彩影评

《月球》:人性,非人性

作者:陆支羽

《月球》的出现昭示了两个事实:一者,为克隆人的“被利用”寻到了一个极富开创性的豁口,且而避开了人类耳目,不至于引起全球化的恐慌;再者,无限制地复制人,并将其置身于荒芜之境,至终将糟蹋的势必是全人类本应向善的心智。

 这个时代,不再有纯粹的硬科幻,而注定是“软硬兼施”的“化合物式”科幻,《月球》的出现亦被给予了这样的界定:借“硬科幻”之壳,实写“软科幻”之核;甚而刺探入“人性”与“非人性”的内里去判定一个时代的人道主义。《月球》的出现亦注定是有价值的,同《第九区》反其道而行打开“外星人入侵”的窠臼一样,《月球》亦成就为另一部反“克隆人入侵”的科幻佳作。换而言之,《第九区》中的外星人已从曾经的“异星球怪兽”演变成了“地球的难民”;而《月球》中的克隆人亦从曾经的“民宅入侵者”演变成了“月能公司的活体机器”。

《月球》的开片恍如一部纪录式的环保电影:城市,工厂,道路,人群,简洁有力地引出一个时代的能源危机。而月能的开发,瞬间缔造了一片匿藏于“沙漠中的绿洲”。以此作为故事的背景底板,同样形成了一种呼应式的对比:一边是“抢滩能源时代”的全人类的群集,一边则是月能输送者Sam的寂寞与孤独。两相之下,生命的狂欢与寂寞兀自撑起一架永不平衡的天枰,只因“真理永远掌握在多数人手中”。殊不知,这样的“真理”也会有不靠谱的时候;就像一些人的命运生来就被安排,而另一些人则同样被动地接受着那些看似“人道”的表象。

 作为一部科幻片,《月球》中没有任何高密度的科技元素,而那个协助Sam完工的智能机器人Gerty亦不过是非高端的“破铜烂铁”,一者该责难于月能公司的长期不更新,再者它生来就该经受千万个Sam的寂寞式发泄。

 殊不知克隆人也有难以自抑的孤独与悲哀。

《月球》中的“人性”与“非人性”是一个昭彰于世的对立面,就像月球上的冷暖,一半灼热,一半寒仄。从月能公司的角度而言,他们的所谓“人性”定然是出离于人道之外的“自以为是”,他们误以为原版的Sam存活于地球便是极大的“人性”,而殊不知克隆人也有难以自抑的孤独与悲哀。从人类角度而言,这其间的“是”与“非”亦是至为矛盾的,N号Sam回归地球之后的那一次广播,批驳了月能公司的“非人性化”作为,却兀自阻断了开发月能的后续力。于是,曾经一度令月能公司引以为傲的“克隆人工作计划”被切断了,原以为滴水不漏,却意外疏落了一个环节,致使整条链子被打散。可悲的是,一桩丑闻的“被揭露”,却牵引出一个时代“能源驱动力”背后的人性暗疮,这于所有人而言,都充斥着末日危机般的恐惧。而一个人的寂寞比之于一群人的幸福,则势必要孱弱得多;更何况,其所需支付的代价,不过是一批非原版的克隆人罢了。世人唯一不曾洞悉的是,被激活后的克隆人同样拥有着独属于人类的爱与恨;而一段记忆亦被无数次地珍藏进他们的内心,即便是最高端的技术,都无力抹去那人性化的光辉,一如Sam对Gerty说的,人是不能被启动的。

 细想来,这个时代的驱动力何尝不是建立于“非人性”的横截面之上?当外星人沉沦为大虾和难民,僵尸异变为嗜血的宠物,当克隆人堕落为工作的机器,这个世界还剩下什么是值得尊重的呢?一旦遁入“后科幻时代”的恐慌,人类自身亦同样难逃被外物鄙视的宿命;而更为可悲的是,人与人之间的异族互斥、利益冲突,充斥着无节制的血腥和暴力,又何尝不是一种态势卑劣的自我贬损呢?无论“人性”与“非人性”,注定都匿藏着可悲的一面;虚妄的是,这层“可悲”从来都背离于真相之外,而是藉由外在的“面具”来伪饰其虚弱的内里。

 我以为,《月球》的出现昭示了两个事实:一者,为克隆人的“被利用”寻到了一个极富开创性的豁口,且而避开了人类耳目,不至于引起全球化的恐慌;再者,无限制地复制人,并将其置身于荒芜之境,至终将糟蹋的势必是全人类本应向善的心智。而孤独,从来都不是人类所专属的权利,而是整个世界所共有的孤独,更何况克隆人亦从来都不是“非克隆人”的附庸品。

 PS:本片荣获2009年爱丁堡国际电影节最佳英国影片奖、2009年西雅图国际电影节最佳男主角奖。

 原文地址:http://i.mtime.com/luzhiyu/blog/2828080/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科幻邮差立场

个人影评

表情

友情提示

要登陆后才能进行评论!

提交评论

您的评分:

全部评论(0)

新华网股份有限公司四川分公司出品

科幻邮差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6 . All rights reserved.